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途中的流水和酒的博客

我见过的事物,没见过的命运。我们相依、相偎、然后相别。我想我们是在并不存在的梦里

 
 
 

日志

 
 

谁动了我的“娇娘”  

2008-03-16 11:53:50|  分类: 世象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多年前,不,现在应该说是二十多年前了,孩子们在人类灵魂工程师们的教导下,大多满怀理想,以为在未来的岁月里都可以成为什么牛顿爱迪生,或者最差劲也会跻身于烈士之列,把名字刻在硬板板的石头上。多亏了工程师们在孩子们灵魂上的施工,让我们感觉到这个世界到处漂浮着这类让人激动的故事。有时候一出门就忍不住要东张西望两眼发光,以为随时可能碰上这种神话里的带大字号的人物。

 

这种对世界的神往甚至保持了多年。当我发现一切并不是这样的时候,已经浪费了许多大好的时光,变得胡子拉渣形容憔悴,成了一个不修边幅的家伙。那本来是一个坏人横行的年代,电影和故事里都充满了烫了绵羊头的女特务和尖嘴猴腮的走狗,但是他们突然都消失了,就好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我只好好好的活着,这就让我成为烈士的最后一个理想也破灭了。于是我只好成了一个酒鬼。从伟大的教育开始,却以一个酒鬼结束,那些当年曾经对我施工过的工程师一定相当失望。又是一个豆腐渣工程。虽然我对他们满怀同情,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那时侯全世界的孩子们都会背诵那个叫保尔的著名的残疾人的话:当我回首往事,我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20多年,多么漫长的的时光啊,足够一个人结婚又离婚好多次了,但是这个段子我至今还能残缺不全的背诵。这或许也证明了工程师们的心血其实并没有白费。不知道这能不能给他们一点安慰。

 

那时侯保尔几乎成了全世界孩子们的偶像,每天早晨,校园里到处都能听到秩嫩的声音在高声的朗诵,那阵仗就象是每个人都巴心不得残废一次。

 

当时还有一个人也比较出名,几乎可以说和保尔差不多也是大家的偶像。虽然她没有残废,虽然她也没有留下那些音节很好的句子让孩子们每天朗诵,但是她在我的心目中还是占有极高的地位。因为她是个女的,而且在电影和话剧里都漂漂亮亮。有一段时间我几乎热爱她热爱得想管她叫妈。

 

我对女人似乎从小就有偏好。看来我生来就不是一个拥有远大理想的家伙,做酒鬼活该是我的出路。我真替自己感到惭愧。但是那个让我热爱得想喊妈女人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女人。从这个方面来看似乎对女人偏爱也可以教人步入正途——说来说去我自己都糊涂了究竟该怎么做。

 

这个女人据说叫江姐。

 

这个叫江姐的女人后来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教育影响。第一个影响的结果就是我把黄豆塞进了鼻孔。因为在工程师们讲述的故事里,这个我所热爱的女人经受了竹签子钉十指辣椒水灌鼻孔等等听起来都毛骨悚然的考验,而且不哭,不说话。那时侯我生活在祖国的花园里,对于这些当然没有什么亲切的感受。于是我老是把她和孙悟空的形象搞混,因为那只猴子还经过了雷击火烧。我觉得我这个妈妈肯定也象孙猴子那样拥有非凡的能力。后来为了更好的向妈妈学习,我就往自己的鼻孔里塞了三颗黄豆,弄得鼻血长流,还被老爸爆打了一顿。至今我的鼻孔里还长有一大块息肉,老爸说就是那次学习江姐的成绩。

 

江姐给我带来的另一个重要影响是,我老是以为过去的年代是一个美好的年代。原因我前面说过,在电影和话剧中她总是最漂亮的一个,而且肤色美好牙齿整洁。即使在多少年以后越来越多的影视剧里,那些在艰苦环境下饱一顿饿一顿的革命女先烈们,无不是如此亮丽迷人。这让我在很多时候忍不住对那个逝去的时代充满向往。

 

当然,现在看来这样的想法是极端错误的。即使要怪也只能怪女先烈们太漂亮,不能怪女先烈们本人。

 

20多年前和我一样狂热的向往残废和打竹签子的还有一个小女生。因为两家是世交,又是同样年纪,说的上青梅竹马。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以为她会成为我未来的媳妇——这个词语是从大人们那里听来的,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而我不会成为伟大的科学家也会成为一个烈士。但是这两者后来都落空了,我成了酒鬼而她成了人家的老婆。

 

这个小女生当年比我更加能干,看在青梅竹马的份上还常常帮助我向革命先烈学习什么的,以提高我的思想觉悟。她几乎年年都是三好学生,弄得我老爸总是拿她来教育我。记得她好象还在一次几个学校共同举办的朗诵大会上获奖。她当时朗诵的就是那个著名的残疾人的那一段著名好听的话。当时她朗诵的时候,我在台下简直以为她就是那个残疾人的化身。

 

前几天我竟然在一个街头遇见了这个少年时候的小娇娘。于是大家到一个酒吧里把酒言欢东拉西扯。当年四处背诵革命先烈的著名段子的小女生两年前下了岗,如今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已经初为之母,而且还离了婚。一脸的幽怨和憔悴。为了配合感伤的气氛,我们在一起一遍又一遍的回忆了少年时候的种种细节。说起前尘往事,似乎真有一种从天使到尘芥的沧桑。在我看来,除了热爱背诵的习惯,我那少年时代的小娇娘已经是千变万化。落地窗外,城市华灯初上,大河无声奔流,在酒意氤氲的静默的间隙里她居然又开始了喃喃的背诵:“曾经有一份爱摆在我的面前…………”

 

她从什么时候开始改背周星星的《大话西游》了? ,我真的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