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途中的流水和酒的博客

我见过的事物,没见过的命运。我们相依、相偎、然后相别。我想我们是在并不存在的梦里

 
 
 

日志

 
 

找到得旧东西  

2008-03-16 11:50:02|  分类: 诗言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夜,那看不见的火车跑过窗前》

 

今夜分外寂静
我们不能判断这是因为幸福
还是不幸
看不见的火车
在众人的面前跑过窗前
没有停留
我们要生火,怀念
保持着微微的酒意
和几点无法抹去的痕迹
怀念那些没有见过的事物
怀念性、爱、以及爱人的亲吻
和抚摸
怀念藕断丝连、纠缠不休
如果还有更多的米粒
我们就会唤回更多的鸟
在怀念中低飞和鸣叫
让从不存在的世界
变得像真实一样变化无常
火光将会燃起 照亮
然后又逐渐变得暗淡
把我们集体还给黑暗
只听见看不见的火车一路跑过
轰轰隆隆

 

《飞》

 

一场飞的故事讲述的是一个人的水和天空
讲述的是黑夜和被黑夜隔开的白昼
一场的飞的故事也许从一个实名之地开始
那是机场,侯机厅,是人来人往的地方
各人摇着各人的灯火、故事、房间里的算计
和各种装饰的斗篷。“你从哪里来?”
“你要飞抵的地方天气炎热。”我们
总被一些事物隔开。而飞是不是就是翻越
就是穿透和集合?城市边缘灯火依然
映照着城市失明的镜子。飞的故事
是不是就是讲述一个飞起来的肉体和一个留在地上的影子?
那时候你一半在天上,一半还在水中。

 

《宜昌的夜晚》

 

一个漏风的人可以在一个地方停留多久?
一些事物今夜正在改变。一些征兆
从星象中已经看出。打坝的人今夜在努力工作
他们关闸蓄水的工作接近尾声。
只给我留下了一些散乱的灯火:很显然
水在上涨,更加淹过沿岸的石头,来不及躲闪的花朵
以及一无所知的蚂蚁和其它虫。
在此以前,它们一直在专心致志的生活,
在宿命中保持各自乐观的态度。

很显然,那些沉入水下的正在成为力量
一阵紧似一阵的拍打我的胸口。在宜昌
在某个水层聚积的地方,我缓缓合拢最后一个闸口,
看见其它的地方漏洞百出。

 

《看着一颗针你哭了》

 

看着一颗针你哭了
那颗针那么亮 那么好
就躺在你的手上
如果你打开
阳光就跑进你的眼里
又回到它的身上
像一条小小的河流在掌心流淌
如果你紧握手掌
它的尖锐就深入你的疼
无情无义
直到鲜血流淌

 

《黑夜中的一个坑》

 

它就在那里
但你看不见它
就在你回家的路上
就像陷阱在野兽回家的路上
你东嗅西嗅
脚步笨拙
你感到了它的存在
但你无法说出它的方向
它是消失的所以
它是填不满的
直到你掉进去
你终于把它找到

 

《水草》

 

这飘摇的植物
这不会走路的动物
缠在你的身上
它有忧伤的颜色
不见阳光的脸
以及其他的方方面面
它籍着你的手来握手
它籍着你嘴来吃和亲吻
也籍着你的形体来占据空间
和空气
但你和它的联系
其实不过是每天想想
最多是每天想想
在晚上和早上

 

《开放》

 

那时候你渐渐空了。天上掉下雨水
一个人在空气中隐身,埋藏起自己的生世和姓名。
他的身体里埋藏着其他的人。他一喊,整个世界
就嗡嗡的答应。就像去年,春天把春天传染,
你无处躲避,像花朵一样,暴露出你光光的背影,
等待着各种观赏、采摘、和命名。

 

《自言自语》

 

我要说的是三月。也许只是与三月有关。
我要说的是花开,从泥土回到泥土。
阳光是漫长的空白。我要说的也许与阳光有关。
但是也许只是层层绽开的黑暗。

在一个时候你不要问我未来。当我站着
像黄昏一样倾斜。在一个时候,
我不过是一艘内部的航船,前进也许就是背叛。

 

《残句》

 

如果用一朵花来等待一个人。那就可以用一滴雨水
熄灭我的干旱。如果用夜来丈量周身的行径
我就可以像蜡烛越来越短。你说,没路了
前方其实也不是终点。就在那墙角边
我看见昨天的花朵,像受伤的狐狸一样蜷缩。

那些反复进行的凋残
一再晚点。

 

《中午11点,夹竹桃在阳光下开放》

 

注定是其他的梦想。在时间中,除了一株夹竹桃
可以让时光反复无常。正午,一次长途的抒情
正在蒸发和干涸,只剩下回忆,也逐渐变得无偿。

如何能躲得过一场不期而遇。向左还是向右,伸出十指
哪个方向都是道路漫长。从祖父到孙子,就是
从健康到泥土,从流水到黑暗。
夹竹桃里,水库们在沉淀,近乎慌张。

而你还有另外的事情,像树叶生长。越来越密,在正午的阳光中
折射。在坚硬的石头上,回光返照。一个人
也许只是另一个人,或者一只鸟的影子。停在一片被自己挡住的漆黑中
孤独的歌唱。

 

《中秋,怀乡》

 

那一直是一个怀想。从来的地方开始
那一直是一场大风过后细微的摇晃。
在家乡,在流连过的谷场,风吹花开
走过的人都带来经久的的芳香。

 

而今夜我掉在月光的地上
被远方安排。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