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途中的流水和酒的博客

我见过的事物,没见过的命运。我们相依、相偎、然后相别。我想我们是在并不存在的梦里

 
 
 

日志

 
 

五千米上的荷花以及晴天的雪  

2008-03-16 11:44:41|  分类: 途中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如果说我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看见了荷花,你会怎么想? 
我如果说我在晴朗的天空里遇见了漫天雪花,你一定会笑我,是吧? 
我知道你小小的脾气,总是那么固执而满怀质疑,多少年也不改变。“又在天方夜谭,你以为我是傻瓜?”。我可以想见你难以置信时的模样。 

但是我说过的话都是真的。尤其在山中,清风寒水,我实在找不到撒谎的理由。 

早上8点钟左右,我随着当地的向导沿山而上。向导是个藏人,有一个古怪的藏族名字,还有一个汉族名字:蒋抗侵。你知道,那是在孟屯河谷,一个历史上充满战争的地方。但是,他为什么要选择姓蒋?一个异族人,在另一个民族的文化里选择一个姓氏的时候,他有什么理由和根据? 
在山中,跨溪过桥,层林肃穆,越来越深的谷中有悠久的寒意。 

我们要去的地方,当地人叫它雪隆堡。峰顶海拔有5300多米,一个常年积雪地方。你知道,我就对这种地方非常向往。想一想啊,尘世当中的积雪,在我们那个城市有多少年没有看见了?有20年了吧。一个人几乎已经深陷于水泥和坚硬的柏油路上,找不到飞升的理由。甚至也难以流淌。 

一开始我紧跟着那个藏人,后来就感觉气喘身软了。昨天夜里,在山下的藏民的牛棚里,我就着柴火和夤夜前来的猎人喝了一宿的酒,整整三瓶呢,把带在身边的白酒都喝光了。连那个藏民也夸我真厉害。说实话,我自己也觉得很厉害的——我从不知道自己能喝这么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醉得不成样子的时候,也许就一瓶白酒吧。你告诉我,是不是? 

这时候就不行了,我不得不停留下来歇息。并且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地方来,也担心自己无力达到最高的地方。于是每当歇息我就不有自主的问,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到达顶峰啊。 
呵呵,你又该笑我的脆弱了吧。其实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很多时候,不过是好强罢了。“还有些古怪的不切实际的想法”,我现在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你所说的切实际究竟上怎么回事呢? 

那个向导告诉我:还有半小时的山路。这是个狡猾的山民,他每一次都这样对我说。结果直到下午1点左右,我们才来到了那片望得见峰顶的草甸。天知道经过了多少个半小时。那个山民却没有一点撒谎的歉疚,他反而说,如果我不这么说你能上来吗? 
你说,我能吗? 

在后来下山时,我从另一条路上再次打量了我们来时的路,真的,我根本不敢相信那就是我走过的地方。那是鹰飞的天空,那是羚羊走过的道路,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叨。 
呵呵,我知道你又该笑我了。“那地方有羚羊吗?”你会露出不以为然的样子,“藏区没有羚羊吧?又在瞎掰”。 
而我会告诉你,那地方真的有羊,不过好象真的不是羚羊。老实说我也不知道那究竟该叫什么。不过羚羊应该是在山上吧?就象我在前一次告诉你,在山中的夜里我总希望遇见一个头上插满饰物手中拿着宝剑的酋长。 
在山上的白昼,我就假设半山上跳跃着美丽的羚羊。 

后来我们就在雪峰下看见了那个海子。水很蓝,在阳光下蓝的让人发晕,不敢正视。 
荷花就开在那些水的中间,很平静,很骄傲的样子。我都呆住了,不知道怎样才能把我看见的说给你,而且让你相信。“天光云影共徘徊”,可是那是低海拔的景致。而这里,已经是5000米的高度了,这诗也应该改一改。这里共徘徊的还有荷花呀,还有高高在上千年不化的雪峰呀,哪里才止是天光云影呢? 
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些荷花是怎么来的。连向导这个土著也不知道。他只是说,好象从来就有。这怎么可能呢?哦,我的文字中的江南啊,你如果看见这里的一切,你还能如此的骄傲么? 

然后我就看见的雪花,秘密的,细细的雪花,在晒的人皮肤生疼的阳光下飘飘洒洒。我真的快尖叫了。可是那个该死的向导却一点也没有吃惊的样子。他说这个地方常常这个样子。唉,我是到了异族人的领地了。他们的秘密又岂是我能了解的呢? 
你说是不是?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呢?你一定在想什么是吧。我知道。 

那么高的地方,还是堆满了那种藏区常常看到的玛尼堆,飘满了那种哑巴一样神秘的经幡。就象是所有山下的人都把他们的希望抬到了这个高高出尘的地方。我相信这一定与这里的奇迹有关。 
向导告诉我,玛尼堆可以保平安。如果亲手堆一个,它就保佑你实现你许下的心愿。 
我的心愿很多,至少你是知道的。可是我谢谢了向导的好建议。我,一个路过的人,怎么敢奢望得到一个异族的神灵的保佑呢。我来了,我看了,虽然我震惊而且留恋这个神仙跳舞的地方,但是我终将离去。就象在所有的事和物上一样。 
为什么每次我这样说的时候,你都默默流泪呢?这可一点不象平时总捣蛋的你呀。呵呵,该轮到我来笑话了吧。 

可是,为什么5000米的地方可以开满荷花,我们却在很多事物上都很无助呢?为什么在晴朗的天气里可以飘满雪花,我们却只能在尘世一错再错呢? 
站在那些玛尼堆中间,看着头上的蓝的让人抽搐的天空,我默默的想。你,你能告诉我吗?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